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活在永恒里

8月20日,我收到大学班长的来信。在信中,他说同学们想在十月一日至三日在井岗山搞入学三十周年纪念聚会。这封信唤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毕业以后杳无音信的一些同学现在好吗?他们也在思考人生的意义吗?能上大学是我人生中最值得纪念的一件大事。再说我还是当时的团支部书记。更有两年前在南昌工作的同学们所表达的那份深情厚意。所以我是很愿意专程去参加这次活动的。但是如果我回去,我又如何向在北京的恩师和在全国各地的师兄弟解释为何八月初未能应邀回国出席在天津的会议呢?思想斗争到了夜不能眠的程度。最后,在夫人的支持下,我决定秘密从广州直奔井岗山。 到广州后,小飞接机,让我住他家,陪我游沙面,办接风宴。向军和菲菲专程从深圳赶到广州接风,建华特意提前从江西赶回广州。向军邀我下深圳住他家,凌晨四点起床下饺子,架车十四小时同上井岗山。珠珠,国强和黄琳陪游井岗山。返程时,汪红陪游珠海和澳门。那情那景使我感动不已。我将难以忘怀。下面的剪影记载着那些难忘的时刻。   在三十年前的中国,不到百分之三的学龄青年能有机会上大学。那时的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他们不仅要通过学业考试还要通过身体检查。我连续两年取得优秀的学业考试成绩。但由于小儿麻痹所留下的右脚跛行,我不能通过身体检查而被拒之大学门外。善良而惜才的中学领导和老师将我留在学校教务处学习刻写蜡纸和手印学生高考复习资料。两年半以后,我不顾父母和师长的反对,毅然决定辞去工作去参加第三次高考。那年春节我在我家大门框上帖了这样一幅对联:“破斧沉舟求开恩,扑汤蹈火图树业”。 横批是“感动上帝”。说来也真神。自那以后,那位冥冥之中的上帝也真开始帮助我。 高考成绩出来后,老师们鼓励我去省城的大学找关系,去证明自己有独立生活和学习的能力。那时去省城,先是我父开拖拉机送我到七姑岭渡口,再坐轮船到吉安。在吉安我姨父那里住一晚,再坐汽车到南昌。出了南昌的汽车站,我不知东南西北。天黑的时候,奇迹般地找到了同村人匡汉堡伯父家住的阁楼。他从来没有回过村里。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面。当我到他们家时,他们正好不在家。我蹲在他们家门口快睡着的时候,他们回家了。在一番自我介绍后,他们让我进屋。那是一间在南昌公园路边上非常简陋的阁楼,在正式的家属楼和围墙的一角。天一亮,我持我中学杨炯华教务长的亲笔信来到江西大学,找到他的大学同学孙永吉教授。在交谈中,我们提到曾负责招生的李先坦阿姨。她正是我表叔常提起的那位表姑。没想到她家就正住在他的楼下。因此,我们马上就去见了李阿姨。第二天晚上,李先坦阿姨带我去见了负责招生的校医。之后,她告诉我,如果我报考的第一志愿是江西大学数学系,她们可以帮忙录取我。那时的江西大学是第二批录取的院校。我按考分,第一志愿报的是第一批录取的重点院校。那怎么办呢?与县里的招生办取得联系后,我得知所有档案已被送到南昌八一湖边上的二中。次日的早上,我来到二中的门口。那里戒备森严,只有持通行证的人才能进入。那时又没有电话可以联系。我睁大眼睛地往门里看。不知望了有多久,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散步。“曹老师,曹老师,。。。。。”我不顾一切地喊。他听见了。他朝我走来,吃惊地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说明来意后,他进去拿了一份新的报名表叫我填上。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终于有机会上了大学。我和我弟成了我村里有史以来的第一批大学生。村民们高兴得敲锣打鼓欢送我们上大学。这是我人生中所经历的第一个神迹。孙永吉,李先坦,校医正好住在同一个单元。我中学的曹有庆老师正好在那里调档案,正好那时出来散步。世界上那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上大学的机会来之不易,我加倍珍惜。我不仅刻苦学习,还担任团支部书记,成为品学兼优的大学生。大学毕业时,顺利考取西安交大的研究生。九零年,当别的同学因“八九风波”面临分配困难时,我被钦点进京成为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阳名珠研究员的助手。阳先生带我比带亲儿子还亲。记得第一次随他去南京参加全国泛函分析大会,师母正任江苏省省长。会议结束后,我们住在省长家里。他亲自买菜烧饭。我们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出差,都是同吃同住同行。1993年,我陪他出访意大利并在国际大会上作学术报告。1995 年,我协助他在北京成功举办第十四届国际迁移理论大会。1997年,我应邀去瑞典参加第十五届国际迁移理论大会。会后,被大会主席带到他办公室去。那办公室真大,像个小图书馆。在他办公室里,他提出想要邀请我来瑞典工作。从此,被国外的兰天白云,绿草碧海,森林中的红房子,草地上的小精灵所吸引,我走上了那条游子之路。2001年,在瑞典取得博士学位后,我来美国工作。现定居美国。 三十年前的一个呼求“感动上帝”到三十年后的认识上帝,我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三十年前,那“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理想深深地吸引着我。我至今仍然认为这是人类最伟大的理想。但是当现实和理想脱节的时候,我开始思考和寻求。刚开始读到圣经中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时,我很不以为然。我心想我的阳老师有什么罪,他不算义人吗?后来才知道,这里所说的罪不是指越过了道德和法律的底线(crime),而是指从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那里遗传下来的罪性(sin)。首先,亚当和夏娃不敬畏神。神明白地告诉他们不可吃那棵树上的果子。他们偏要吃。神明白无误地将他的话记载在圣经上,我们听吗?第二,亚当和夏娃有颗贪婪的心。伊甸园中除那棵树上的果子外,其它都可以吃。可是他们并不满足,连那一棵树也不放过。“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我们什么时候满足过呢?上中学时说上了大学就满意了。上大学时说上了研究生就满意了。上了研究生说工作了就满意了,工作了又怎样呢?第三,亚当和夏娃有推卸责任的行为。当神追究他们行为的后果时,他们把责任推给别人。当我们面临麻烦时,我们不也这样吗?这样说来,难道我们不是和亚当和夏娃一样的罪人吗?这不正好解析了人学坏不需要教,要做好人需要靠思想政治工作吗?然而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毛泽东思想改造运动的失败不正说明靠我们自己是不能克服这些有生以来的罪性吗?我们这样的罪人,能实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吗? 当我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时,我就开始自然接受基督教。圣经上说,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他,无人能到父那里去。这里说按罪,人人都要死,死后人要到哪里去呢?到父那里去是通往天堂(“共产主义”)之路,是重回伊甸园之路。人是神最杰出的创造物。不幸的是那件创造物上有了由亚当和夏娃而来的污点。神不愿意因为那些污点而丢弃那杰出的创造品。神亲自来到世上成为人耶稣。耶稣的宝血就像油漆一样能将污点涂抹。圣经上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当我们接受耶稣作为救主时,我们便成为了神的儿女,成为神永恒国度里的子民。我们将活在永恒里。 这次回国,能有机会和一些同学分享我的心路历程,倍感欣慰。当我祷告时,有的同学跟着说“阿门!”甚至对我说,“耶稣爱你!”是的,“耶稣爱我们!”愿在神永恒的国度里,你和我都有份。期待着与你们再次相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Mother’s Satisfaction

In the past weeks, I have been on vacation in China. I have met my parents, some of my relatives, and some of my university classmates. My father is older than 70 years. My mother is almost 70 years ol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